Skip to content

[zz]换个角度看留美

2007/10/13

混在美国不容易

来美国这么些年了,基本上没感到轻松过。最大的问题,当然是工作。只有保住工作,才能在美国混下去,全家的生存也才有保障。美国虽然有福利保障系统,但那是对美国人而言,至少得是永久居民才能享受。我们这些外来打工者,不但享受不到福利,如果丢工作,就得走人,离开美国。

以前在国内时,总是听说生物医学类出国容易。其实,那是因为美国大学里的实验室,大量需要一些从事低层技术工作的人员。说好听点,称为博士后,为将来当教授进行训练。说难听点,就是找不到工作,暂时过渡。美国人干这一行的,不经过这个训练阶段,很难当教授,这是事实。可咱中国人,当了两三年后,按理说应该找个教授的位置了,但大多数人仍然在干博士后,没完没了地过渡。这个位置之所以廉价,一是因为算临时工,没有福利,二是因为工资低,比正式员工低,三是没有职位保障,老板说让走人就走人。有办法的,拿到绿卡后尽早逃到公司去,收入增加很多,干活也没那么苦。可是生物医学类要到公司不容易,研发性的职位并不多,而且专业常常对不上,别人不要。换别的工作吧,不熟悉,干不了。于是,就这样混着。不幸的是,我就是其中一个,在学校的实验室混着。虽然身份不再是博士后了,转成正式员工,可仍然干着技术员的活,没指望当教授。没那个能力,当不了。刚来美国第一年,有一个情况和我差不多的博士后,年龄一大把,国内地位也有了,干了一年就不愿意待下去。这些活,在国内都是手下的学生干的,谁还亲自动手呀?而且地位这么低,收入也少,干下去不划算。于是,回国成了第一选择。不管怎么样,在国外混过,回去有点资本。

当初出国时,我也是想着混个一两年就回去。没想到,混着混着,就这样拖下来了。在外面时间越长,回去的念头越弱,到现在,不想回了。现在就算想回,也不可能。当年经营好的人脉,早已改变,死的死,换的换,现在掌权及学术界带头的,都是生人,回去肯定混不下去。也就是说,现在回去,地位可能比出国前还低,好位置都被人占了,心理上怎么承受?不仅心理上,实际待遇上也会差很多。国内讲究的是等级,人人都有个等级。比如,当上院士,相当于副部级。和尚都分科级处级呢,何况大学?普通科研人员及教师,如果不弄个官当,什么实利都没有。另外所在单位也和名利有关,单位名气大地位高,自己也可以跟着沾光。想当年,要到外地出差,只需要和当地相关单位打个电话,就会有人来机场迎接,吃宿也不用自己操心。现在回去,谁认识我?不回了,不愿去承受心理及利益的折磨。

美国虽然感觉不到人与人分什么等级,但混着也有挫折感。当年我手下的一个学生,也来美国了。和我不同的是,他继续读书,在美国拿了个博士学位,做了两年博士后,现在竟然找了一个tenure tracking助理教授的位置,比我的地位还高。以前在国内时,见到我总是毕恭毕敬叫老师,现在,直呼我的大名。说起专业上的事,还指指点点,仿佛我成了他的学生。这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呀。在美国的中国人,大家聚在一起,常常谈论的都是谁谁谁当什么了,谁家的孩子上了什么名牌大学,谁家买了大房子,谁又换了一辆奔驰或宝马车。这样一来,混得出色的总是洋洋得意,混得一般的只好垂头丧气。不过,如果不在中国人圈子里混,这种失落感不容易体会到。美国人对当教授并不那么感兴趣,认为是个人的爱好而已。其实,从收入来说,教授并不高,就算是正教授,也不如汽车生产线上的普通工人。从辛苦程度来说,教授累得多。除了正常的上班时间,下班后没几个能抛开工作。就算不到办公室,脑子里也得时时想着工作的事。真正的高收入工作,没几个中国人能干的。比如高水平的医生,年薪上百万,见不到中国人干这一行,印度人中东人还能看见几个。象我这样在国内拿医学院文凭的,在美国占很大的便宜。美国人是大学毕业优秀者才能进医学院,我们是高中毕业并不那么优秀的就可以进医学院。而学历认证,国内的医学院本科毕业,一到美国就成了“医学博士”,可以象美国的医学院毕业生一样参加医生资格考试,通过了,就可以当医生。看得见的便宜放在眼前,没几个人敢去拿。因为自己知道自己什么水平,真要去拿,还得拼老命。如果年纪轻,英语好,拼一下值得,象我这样年纪一大把,英语又差的,还是离远一点好。我认识几个考了医生资格的中国人,也当上了医生。总的来说,比我们这些在实验室混的人强多了,但不能和美国医生相比,实力还是差一些。

我在国内时,从事的是临床工作,刚到美国,也是做临床研究。由于英语实在太差,没办法和病人交流,干了一年,没法胜任,只好转到实验室做动物实验。当时遇到一个中国教授,给了我很多鼓励。他是八十年代早期到美国的,那时英语也非常差,上课基本听不懂。可他坚持下来了,不但拿到博士学位,英语口语也有很大长进。他告诉我他当时学英语的办法,一是时时听,不放过任何机会,平时走路都带着耳机听收音机。看电视时,跟着电视的主播说。我想,别说跟着说英语,就是跟着汉语的电视主播说也不容易。一要听懂记住,二要跟上速度,稍慢半拍,就会丢内容。这位中国教授,毕业后从博士后做起,助理教授,副教授,然后是教授。一路干下来,没轻松过。就算现在,手上的基金几百万,手下养了一大帮人,写论文或基金申请,还得请秘书修改英语。尽管我对这位中国教授说,他是我的榜样,但我并不会走他的路。对我来说,太难,几乎不可能。在国内时就拼了那么多年,早过了拼命的年龄,现在得好好过日子了。在美国待长了,感觉只要自己把自己当人看,不管从事什么工作,都没人敢小看自己。首先是不用看任何当官的脸色,不必溜须拍马。到餐厅排队吃饭,校长系主任名教授也得老老实实地排着,收银员不会少收一分钱。当然,自己的顶头老板,即实验室的教授,是不能得罪的,那是衣食父母。不过,逢年过节,不必向老板送礼,反而,老板每年圣诞前,都会给手下的人送礼物,以感谢大家的帮忙。没有手下这帮人干活,老板就是光杆司令,什么也做不了。

给自己定好位,打算一辈子当个技术员,心态也就平静了,不必去和别人争什么,老老实实干活,本本份份生活。我现在的老板非常好,是系里出了名的好人,在这个实验室工作,算是自己的福气。能否长期等下去,决定因素是老板有足够的基金支持。美国在伊拉克开战后,投入的资金太大,还见不到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象个无底洞。钱不够,只好从别的方面想办法,减少军事研究经费,减少新装备的采购,减少别的军事开支。还不够,就从全国的教育和科研经费中扣。这样一来,科学研究的投入越来越少,科研基金的申请越来越难。近几年,不时听到某个教授申请不到科研基金,实验室关门了。终于有一天,我的老板找我去谈话,告诉我目前经费的情况。现在的经费,仅够发工资,几乎没钱做什么实验了。没有实验,没有论文,基金也保不住,完不成承诺的目标,再续或再申请都非常难。实验室已经到了危机关头,一两年内再不努力,可能面临关门。老板让我考虑一下,是否能准备申请基金,我答应考虑考虑。

老板说起来还是很优秀的,上的大学很一般,接着到一个稍好一点的学校读博,然后做两年博士后,接着开始助理教授,副教授到教授之路。四十多点就当上正教授,一点都没耽误。有一次学术年会,一名资深的名教授在会上讲述本学科的发展近况,特别提到几名有杰出贡献的研究者,其中就有我的老板。那时还是助理教授,是几个杰出贡献者中最年轻的,而且是唯一的女性。老板生孩子很晚,现在两个孩子都很小,身体也不好,常常生病。一生病,老板就得在家带着孩子,不能来上班。老板的丈夫是律师,工作非常忙,家里的事主要靠老板。近几年,老板家务工作两头忙,精疲力尽,没心思管我们。这样的情况下,让老板再去申请新的基金,确实很困难。

老板知道我刚来美国时获得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Fellowship,还到NIH接受过三天的基金申请培训。正因为受过培训,知道申请不容易,所以从那以后再也没想过要去申请。NIH的基金是向全世界开放的,任何人只要有科研基础,都可以申请。当然,美国之外的人申请,难度更大,首先得表现出比美国人还强,否则美国纳税人的钱凭什么要给别的国家?其次英语要非常流畅准确,这不象写论文,没什么错误就行了。基金申请中的英语要求更高,绝大部分美国之外的申请,第一关就因为英语问题被淘汰。只要评审人阅读时稍感不适,就可以否决。申请太多了,评审人没那么多时间去琢磨某段话写的是什么意思,表达不清楚不准确首先出局。评审过程也非常严格,比论文评审严得多,竞争激烈,争的是钱,争的是学术前途。我虽然知道不容易,却不能和老板硬顶,说不愿意申请,得认真考虑一下如何回答老板。

科研基金申请难度加大,是全美国的事,不仅是我的老板。如果钱没了,就得另找工作。现在这样的情况,找个有钱的老板并不容易。何况还涉及到搬家,适应新的环境等。如果新找的老板人太难相处,那就是自找苦吃。不实际相处一段时间,仅凭面试那短暂的机会,是没法真正了解一个人的。所以,继续待在现在的老板手下,是最佳选择。要待下去,实验室就得有钱。看来,不管怎么艰苦,我也要为老板分担任务了。既是为老板,更是为自己。何况,老板说帮我,试试没什么坏处。

于是,开始准备NIH的研究基金申请。第一步,是大量阅读文献,寻找研究的内容。以前在国内时申请过自然科学基金,凭那样的办法,在美国行不通。国内评审者对文献了解不多,而且大多数人并不是做相同的研究方向,容易蒙过去。第二步,是在老板研究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既不能和老板的研究内容相同,也不能离得太远。基本思路理出来了,就开始着手写了。没写过NIH的研究基金申请,得先找个瓢来照着画。于是,把老板已经中标的基金申请书要来,当成临摹的样本。经过两个月的辛苦,终于写完了,交给老板。两个星期后,老板改完。拿到一看,几乎所有的句子老板都重写过,看起来象地道的英语了。更重要的是,老板把主申请人改成我的名字。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当主申请人,问老板,老板说她和研究事务办公室确认过,可以。只要是正式职员,有研究经历,就可以当主申请人,并不一定要求教授职称,也不要求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以前在国内时,老板说写基金申请,都是挂老板名字,从没想过用自己的名字。等到自己有了副高职称,才敢独立申请。

基金申请书交上去了,几个月后,评审的意见回来了。第一个评审人的意见,就把我差点气晕过去。首先,是写了很大一段,说明我的研究没有什么价值,我的预实验以及别人的研究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不必再进行研究。然后,是说方法上没有新意,都是用了几十年的方法,而且在申请书中应用还有很多不恰当之处,比如实验动物的种系会产生什么什么问题,等等。最后,说我不具备资格。没在美国受过教育,从记录上也没有较强的实验背景,没有独立的实验室,等等。从头到尾,都是否定的,几乎没有任何好听的话。第二个评审人还不错,除了在方法上提出一些问题,别的基本上都是赞扬的话。第三个评审人介于第一和第二个之间,好话坏话都有,还算公正。总的评审,处于较差的那一半,没给分,直接淘汰。NIH的评审,首先是分半,处于好的那一半,继续得到评审,差的那一半,淘汰。我把评审意见给老板看后,老板的感受和我完全不一样,认为很不错,让我继续修改,再交上去。NIH的研究基金申请,有三次修改机会,如果认为评审人说的不对,可以为自己辩护。

既然老板认为还不错,那就继续修改吧。不仅是文字上修改,还要做预实验,提供新的实验证据才行。花了半年多时间,重新改好,并针对评审人的意见,一条一条地回答。其实,第一个评审人的意见虽然气势汹汹,最容易答。说有研究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没必要研究。我只要引用几条相反的文献,就可以看出这个问题还存在争论,并没解决。实验方法上的修改更容易,至于资格,把两篇我新发表的论文引用出来,就够了。第一次交的时候,论文还没发表,此时正好用上。因为我是论文通讯作者,不用多说,行业内的人都懂是什么意思。最难回答的是第三个评审人,先是肯定我的思路,然后提出一些真正指向要害的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有理有据,详细到具体是谁,在什么时候做过什么样的研究,还包括一些未发表过的数据。看来,是真正的同行,了解得非常深。当然,依据这些评审意见,也基本能猜到是谁了。幸好,不是老板的死对头。老板人缘很好,基本没有敌对势力。但在学术观点上,和几个实验室针锋相对。平时大家私人关系不错,但遇到学术问题,互不相让。如果落在这几个对手上,只要从简历中看到我在谁的实验室工作,肯定死定了。

第二次评审结果回来了,有很大进步,终于进了好的那一半,但后来仍被淘汰,别人比我更好。再接再励,修改后交上去。这一次,终于中了。心中的那块大石头,就算落了地。暂时渡过了危机,老板的实验室保住了,我的饭碗也保住了。只是暂时的,过几年,又将面临同样的问题。现在最希望的,是美军尽早撤离伊拉克,逃离那个无底洞,把纳税人的钱,用在美国国内。有了钱,才能保持原来那样的科研经费不断增长,我们也才有饭吃。不知新总统将会是谁,如果再来一个继续支持战争的,我也要被逼得去反战了。当然,公开说的话要好听些,最好说美军给伊拉克人民带来灾难之类的,这样才能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也希望新闻媒体多多配合,弄些美军屠杀平民的新闻出来。大学里的教授基本上都反战,表面上教授们的道德水平高,实际上,都是为了自己的私利。美国人并不是天生高尚的人,与世界上所有人一样,只是因为制度约束着,不敢放肆而已。就拿基金申请来说,背后还有很多不能公开的内容,同样丑陋。就象政府腐败一样,美国也同样存在,只是数量和质量较低。真正的人间天堂不存在,只是相对好一些。

Advertisements
4条评论 leave one →
  1. Unknown permalink
    2008/09/08 06:57

    塑料托盘 仓储笼   塑料托盘 手推车 仓储笼 钢托盘  钢托盘  托盘  塑料托盘 手推车 仓储笼 料箱 钢托盘 托盘  手推车  仓储笼 塑料托盘 料箱  钢托盘 托盘 塑料托盘 手推车 仓储笼 仓储笼 手推车 料箱 塑料托盘 钢托盘 仓储笼 手推车 料箱 塑料托盘 钢托盘 仓储笼 手推车 料箱 塑料托盘 钢托盘 托盘转运车 仓储笼 手推车 料箱 塑料托盘 钢托盘 托盘转运车 手推车 尼龙吊带 尼龙吊带钢丝绳 起重链条 钢板起重钳 钢板起重吊具 吊钩附件 横梁/吊具 成套索具 钢丝绳 起重链条 钢板起重钳 钢板起重吊具 吊钩附件 横梁/吊具 成套索具  托盘 泰州托盘塑料托盘  手推车 钢托盘 塑料托盘 扬州托盘 各式托盘 泰州托盘  手推车 钢托盘 塑料托盘 扬州托盘 各式托盘 泰州托盘  起重链 柔性吊带 酸性吊带  江苏吊具

  2. Unknown permalink
    2008/09/22 06:47

    长沙托盘 杭州托盘 南昌托盘 镇江托盘  大连托盘 青岛托盘 烟台托盘 广州托盘 威海托盘 扬州托盘 泰州托盘 苏州托盘 连云港托盘 上海托盘 北京托盘 江苏托盘  浙江托盘 徐州托盘  江阴托盘 江阴托盘 江阴托盘 江阴托盘 江阴托盘 江阴托盘 江阴托盘 江阴托盘  昆山托盘  昆山托盘 昆山托盘 昆山托盘 昆山托盘  昆山托盘 昆山托盘 昆山托盘 昆山钢托盘 昆山钢托盘 昆山钢托盘 昆山钢托盘 常州托盘 常州托盘 常州托盘 常州托盘 常州托盘  常州托盘 常州托盘 常州托盘 常州钢托盘 常州钢托盘 常州钢托盘 常州钢托盘 无锡托盘 无锡托盘 无锡托盘 无锡托盘 无锡托盘  无锡托盘 无锡托盘 无锡托盘 无锡钢托盘 无锡钢托盘 无锡钢托盘  无锡钢托盘  江阴钢托盘  江阴钢托盘 江阴钢托盘 江阴钢托盘 昆山钢托盘 昆山钢托盘 昆山钢托盘 昆山钢托盘 常州钢托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