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年的两场雪

2009/11/01
2009年的两场雪:
一场是2009年2月17日的;
一场是2009年11月1日的。
转眼一年过去了,
去年的今天我正在和参加中关村IT圈子五角色的朋友一起聚餐讨论冬天会有多冷呢。
时间过得真TMD贼快啊!
对了,
不管我选择PlanA还是PlanB,明天也就是周一我会开始着手人脉关系系统的产品设计了。
欢迎各位朋友友情提供工位。

==============================

 LiLei和Baby的欲望人生!

  

  用图片来描述了一男一女的人生欲望!

  

  出娘胎记 

  我是Baby我怕谁  

  奇怪的声音~

lilei是个坏小孩

我爱幼儿园

父母总是唧唧歪歪

我的心跳得像鼓

漂亮的胸衣

放学路上的初吻

懵懂的爱情

原来你也是个流氓

我的阳光在别处

冬夜冰凉的梦

礼物

象牙塔里的渴望

  被窝里的秘密

他的手伸进我的上衣

人见人爱的大贼船

爱上我的老师

初夜

  我怀念和你的初吻,以及那第一夜的秋凉

  终于要毕业了,大家每天都沉浸在饭局和泪水之中。借着酒力,我和每一个曾经有过好感的男生拥抱,仿佛他们今生不会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马上要离开这个给了我欢喜和忧愁的校园,未知的世界在等着我,未知的男人也在等着我。

  我们从这时开始建立起一种以快乐为宗旨的关系。我们像所有的情人一样,相互交换和分享着快乐、痛苦、失望和期望。谁也没有想过将来要怎么样。
我的身体很好,可是我很喜欢笑着谈论“死”的话题。有一天我说,如果我死了,我只要你一滴眼泪。他笑着捏我的鼻子,说,和我在一起,你怎么会死呢?然后吻
我,不让我说下去。这段关系以我的意外怀孕而告终。当我躺在手术台上结束孩子的生命时,对自己说:“别怕,他会站在手术室外拥抱我的。”但是,他没有出
现。我删掉了他的电话号码,他没必要再出现。 

  我参加了众多朋友的婚礼,有男有女,每个人脸上都画着希望,据说大学6班的那个荡妇嫁给了一个荣誉军人,而我上铺的兄弟逢人便说娶了一个黄花姑娘。还有几个不断离婚不断再婚的酒友,一边比着谁的年轻老婆更为败家,一边打着没有输赢的上楼麻将。

  有一天,我喝了不少酒,打开家门口时已经头疼欲裂,突然有个人在身后出现,一把搂住了我,然后是令我喘不过气来的强吻。……醉酒之后的做爱恍
如梦中进行的一般,你知道对方在干什么,但是感受是那么的不真实,卡纷进入的时候,我只有被动地接受,一下,两下,三下……他的动作干脆利落,使我有种被
猎获的耻辱感,但是我没法动弹,我不能再给他一个耳光……最后,当克制不住的快感使我颤抖之时,当我忍无可忍终于叫出声的时候,他狠狠地咬了我一口,然后
我听到他说了句:“我爱你。”

  我只想说:偷来的性高潮,尤其快乐。但是快乐过后的空虚,让我忽然很想念和Lilei过去的时光。我抽了好几只烟,才放任自己给Lilei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要回到你身旁……”。他竟然答应了,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点模糊,是他哭了么?

  于是,我们走入婚姻的殿堂,父母的笑容,丈母娘的眼泪,同学的唏嘘,前女友的漠然,一切都进行的顺理成章。婚礼上的你我衣冠楚楚,婚纱照上的你我一脸迷茫。那个晚上我们做了很久,我问你是哪里来的人鱼,于是那个夜晚就像童话一样漫长。

    我们结婚了,所有的婚姻的开始都简单而俗气,嗯,就是这样。只有那个夜晚让我铭记。

  黎明时传来噩耗,我们结婚时,上铺的兄弟死于布达拉宫边上的澡堂,他死在拉萨的一个姑娘身上,全身赤裸,五指伸长,据说他的灵魂可以得到宽恕,因为他在高潮中离去的时候,双眼正仰望着那湛蓝的天堂。

    Lilei的好哥们儿伴着快感死去,或许他是幸福的,我望着身边的这个男人,会不会有一天他也这样离去?

  好景不长,一个叫儿子的东西钻出了baby的身体,六斤七两,蛋黑把长,你说这是我们爱的结晶,我想这或许又是噩梦一场,我的父母把弄着孙子的命根,抹着眼泪说咱家从今以后子孙满堂。

  我美丽苗条的baby成了宽宽胖胖的孩儿他娘,每天防着儿子在房里叮当乱撞,工作和家庭让我筋疲力尽,每天只想赖在舒服的床。这孩子聪明得像是妖精,刚学会说话就看着电视上一张大脸喊出了张朝阳。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的Han Meimei却像只猛犸象,她不再保持身材,却有着更辣更久的欲望,每当孩子入睡,她就把俺拽向炕角,夜幕下,那是一张略带恐怖的脸庞,只是兄弟我日渐萎靡,不惑之年,胯下已经不再是一杆神枪。

  但随着孩子慢慢长大,我发现欲望就像蛇又回到我的身体,也许是因为孩子在身边,那件事显得有种隐蔽的刺激。我在无限的缠绵中体会婚姻最初的热情,却发现Lilei的热情好像在渐渐的溜走。是孩子改变了我的身体,或者,是岁月改变了一切?

  上帝保佑,一度皱眉的baby开始再度温柔,因为她的儿子才上小学,那玩意就长得比iphone还长。家长会上,老师说你们的儿子越来越喜欢
进女厕所,我亲爱的baby便怒斥他是个文盲。她把我晾在一边,越来越关心儿子在屋里的样子,因此隔三差五才能想起来让我交出公粮。

  残阳如血的某个时刻,我冷冷地笑着,手里有一支抽了一半的香烟。墙上有一个巨大的吊钟,沉默地走着。我觉得有点冷,把Lilei的毛衣披到了身上。那曾经让我呛的快死过去的烟现在乖乖地呆在我的指尖。

  收拾残躯,重整旗鼓,我所谓的事业突飞猛进,上班大奔,周末公羊,我剥削着500多个城市的白领民工,我买的中石油终于勃起得硬硬邦邦。我的
baby说老公不错,而后把我的钱全存进了她的私人银行。办公室招来了新的小蜜,名叫Janny,前凸后撅,很像我老婆当年的长相,只是这狐狸精太过放
肆,开着董事会都是一副怀春模样。我说着企业战略公司管理,可脑子里禁不住想着她的裙下春光,我像小学生那样坐立不安,我的心像和Andy的第一次那样莺
飞草长。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一声声如同催命的丧钟。

     “对不起,我今天很忙。”他在电话里说,然后是沉默。

     “那你忙吧……”挂了电话。我失声痛哭,瘫倒在地毯上。 

  那天傍晚外边打雷,我在办公室看着云外的夕阳,对天发誓这绝不是预谋,因为今晚还要和老婆去逛商场。Janny不知何时走了进来,说要向我汇
报情况,我问为什么你还不回家,她说回了家也是一个人独守空房。古人云啥也别说了,我们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开辟了战场,奔六张的我竟然梅花三弄金枪不倒,这
20岁的姑娘都说超爽超爽。

  我开始爱上了洗衣服,我想洗去Lilei衬衫上的陌生香水味,使劲地洗,可总是洗不干净。我把它们放在夏天很刺眼的阳光下晒,可是最后还是会
有香水的味道。你的毛衣,我亲手织的毛衣啊,它们也沾上了永远洗不干净的口红印。这是什么牌子的口红?我想去买一管,因为它是如此的持久。而我的口红却总
是在热吻之后消失。

  镜子里我的头发仍然乌黑,可那地方的毛却变得花白,baby说显然小头比大头还要操劳,你在外边肯定是男盗女娼。过了60你就一只脚进了棺
材,看哪天一条狐狸把你拉进坟场。对毛主席发誓,我只有那一次意外的疯狂,那狐狸精早已被我赶到深圳,去当了一个做假证老板的新娘。我的前列腺开始出现毛
病,看见美女再不会心荆荡漾。那曾经困惑的欲望终于莫名衰退,估计一年也弄不出精液半两。

  除了丈夫和儿子,我有了第3个男人,一个有艺术气质的男人。我们每周约会,然后在潮湿的拥抱中小睡,然后回家。

  我的儿子在重复着我的故事,只是他比我当年要厉害百倍,才干工作两年就换了七八个姑娘。他娘baby说小流氓随了老流氓,我说和谐社会年轻人都在成长。儿子不愿听我们老掉牙的故事,他说这年头女人只认钱,其他的都是逢场作戏嘿咻一场。 

  我56岁,丈夫开始变乖,除了应酬之外,不再有风花雪月的风流韵事。与此同时,19儿子也有了女朋友和性的秘密。

  那天夜里,我的前列腺疼得要死,我无助地望着透入窗帘的月光,我的眼泪洒在我满是皱纹的手,我的BABY却打着呼噜睡在梦乡。我的事业已经让
我感到乏味,工商税务天天把我折腾的神经紧张,我怀念和上铺的兄弟在街边啃煎饼的岁月,我怀念在女生宿舍前哭泣的时光。那一晚我带着眼泪入睡,黑白色的梦
里,一树梨花正盛开在无边的海棠上。



我经常在下午心跳加速,脸上燥热。我知道,自己即将告别卵子这个老朋友。这事儿悄悄来临,就像当年的月经初潮。我无法抗拒,不由得感到一些伤感。丈夫给我买了一些药。随着衰老的到来,他对我的体贴增加。遗憾的是,我们再也无法回到当年的激情。

  我老了,不可思议地老了,很多人管我叫大爷,我再也不认为是在骂人。女护士在我身上绑了一个起搏器,我说能否给我下半身也装一个电香肠,小护
士说老大爷你色性难改,我那在轮椅上的老婆说也就是说说装相。每一个夜晚我都怀疑明天能否醒来,每一个早晨BABY都要伏在我的胸膛,她说你可不能走在我
的前面,否则夜里这张床上就会太过冰凉。

  他会在我睡着的午后,静静地看着我,然后在阳光下读一本书。而我则经常在他睡着之后,用手抚摸他的额头

  我的朋友们接二连三地死去,我的儿子仍然在隔三差五地换着姑娘。那一天我看见HanMeimei银色的发,在昏黄的灯下发着晶莹的光,我突然
发现我是如此爱着这个女人,我突然后悔没有把所有的激情都留给她的欲望。如今我只能每天抚摸着她干枯的手和银色的发,问她是否喜欢那风雨后宁静的阳光。

  19岁的儿子去大学住校前,我最后一次给儿子洗内裤。阳光下,上面的存留物质闪闪发亮。那东西有着特殊的气味,在每个人的鼻子下,是不一样的。这是我的告别礼。

  儿子终于有了他的合法配偶,她长得像卖人肉包子的孙二娘,BABY整天在偷偷哭泣,说她心疼咱们的儿子,怎么他就取回来这么个蛮横糟糠。我倒不觉得儿子是吃错了药,那女人一定在床上特别擅长,他们的生活犹如黄钟大吕,整天把席梦思整的兵兵邦邦。

  62岁,儿子结婚了,而我开始信仰宗教。《圣经》是一本有趣的书。因为它不仅仅是关于神的,其实,也是关于性的。性让亚当和夏娃繁衍了人类;
淫亵的性让上帝毁灭了人类;乱伦的性让罗得的女儿们延续了人类……只要有人的地方,有男女的地方,必然有性。我虽然已经逐渐告别性生活,但我却发现了有趣
的性理论。尤其当我从《圣经》感受到宗教对于性的神秘诠释之后,觉得无比欢喜。我要赞美主,赞美神,赞美生活,赞美……性。也许这就是人生,当你告别一件
东西,才越发觉出它的美好。

  好在这媳妇还算踏实,很快就生出一个孩子,baby上前翻了半天,脸色阴沉,跟我说她的心拔凉拔凉。这孩子再不会蛋黑把长,因为她根本就没长出那么个鸟样。

  68岁的我,当了祖母。那个时候我正在家里煮着鸡汤,丈夫在客厅接了电话,儿子告诉他,我们刚刚有了第三代。我迫不及待地赶去医院,满心欢喜
地要看看他的把儿有多长,可事实却让我那么的失望,虽然她也长得像天使一样可爱。然而,这孩子却不再蛋黒把长,真的,别怪我重男轻女,那是不一样的滋味。

  常路过我家门口的那只老猫再没出现,想必是不知老死在哪个垃圾场。我连下床都变得艰难,可我亲爱的BABY竟然还能下地,她说她梦见了少年时的我,拉着她跑过一片片红色的高粱。

  我们都老了,我明显地觉得腿脚不如从前,爬楼的时候是那么的吃力,而我的Lilei连下床都很困难。我爱上了回忆,无论是白天还是梦里,我想着Lilei,也想着记忆中曾经说过爱我的那些男人,偶尔竟然会有想要的欲望。

  那天她帮我洗澡,在温暖的浴缸里,她的手温柔地抚过我的身体,我惊讶地发现那个东西竟然翘起,我浑身都有要飞的轻畅。BABY说你个老鬼还不
正经,当心摧毁你那脆弱的心脏。我笑着答看来杨振宁也不过如此,没准我是比他还要好使的一把老枪。BABY爱抚地摸着那个东西,眼角竟有了淡淡的泪光,她
说如果你愿意,我们就玩儿命再干上最后一场。

  Lilei已经一周没有洗澡,我搀扶他坐进浴缸,摸着他依然厚实的肩膀,内心里多了些许的感伤,这是我守了大半辈子的男人,可总有一天我们要各自奔天堂。Lilei不顾死活地要重拾起他那把老枪,而这一次也成就了我们一生的最难忘。

  那最后一次的激情险些要了我的老命,可我们的行为却遭到了儿女的强烈表扬,儿子说老爸你真了不起,都站不起来了竟还能跃马拧枪。媳妇说你们真
是夫妻楷模,应该上CCTV说一下事后感想。这疯狂的代价是在医院半年的休养,等出院时,我已经离不开手上那根难看的拐杖。我的BABY问我后不后悔,我
说这是我一辈子最高兴的时光,如果那一天我真的去了,我也会笑着走进满是美女的天堂。

  Lilei住院了,毕竟已是70几岁的人,哪经得住那样的疯狂。儿孙每日奔波于医院和家,而我也会为他煲上一锅汤。我依然终日沉浸在回忆之
中,不久于世的伤感让我渴望听到那些曾经跟我耳鬓厮磨过的声音。颤抖地拿起电话,一通、两通、三通…那些给过我高潮的男人们却都已经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人
间。

  我终于彻底死心,全心全意地迎接我出院归来的Lilei。我们又仿佛回到少年时的模样,每天拉着手慢慢地走在路上,说着只有我俩才懂的情伤。

  从此我们再无遗憾,我们每天拉着手,满意地坐在门口的摇椅上,门口来了新的小猫,它喜欢抱着我们的腿,舔着我们的手,扑着天空里飞舞的豆娘。

  不知不觉我们的孙女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我们家竟然已经四世同堂。已经要瞎眼的BABY大声说赶紧看看那玩意儿究竟什么成色,孙女婿说是白花
花的一串,有点像老头花生的怪样。BABY嘟囔着说这小子不是李家人,将来很可能窝窝囊囊。我说你干吗操这一百年后的心,眼都瞎了还惦记着那玩意多黑多长

  92岁,我有了重孙子,我们家竟然已经四世同堂。但是我已经看不清那孩子什么模样。孩子刚学会走路不久,Lilei在一次踏青中脑溢血住进了重症病房。

  

  那天我们依然在一起晒着太阳,刚会走路的重孙子向我伸出小手,我猜是他想让我帮他撒尿,就挣扎起来要把他抱上。我的眼前突然发黑,然后跟着掠起一片白光。醒来时我已经躺倒在地,孩子的温暖的尿正呲在我的脸上,我想喊我的BABY,可却不忍打搅她的梦乡

  我知道这颗心脏就要停止跳动,可我宁愿如此,默默地去寻找传说中的天堂。那孩子哭着叫着,我只微笑着看着他颤巍巍的小鸡鸡,轻声说孩子别怕,老爷爷就此去了,你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Lilei终于弃我而去。作为一个女人,我的一生如此丰富。有激情,有痛苦,有欢乐,有眼泪。作为一个女人,我也许不是规矩和忠诚的。但我忠
于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欲望;我对得起自己,也不想伤害别人。如果我做的不够好,请原谅。我,只是个最普通不过的女人而已。说不定,如我这样的女人,应该
也可以上天堂。

  这是一个美好的春天,但我想我该走了——病房里洁白安静,空气里有消毒水的芬芳。我翻阅着记忆的相册,想起爸爸妈妈,想起Lilei,想起经济系男生、艺术史老师、想起我的那个Lilei不曾知道,而且永远也不会知道了的情人……

完结了,这样平凡的一生也应该算是比较完美的一生吧,人生真是太短暂了。。。哎~~没有其他语言,只有长长的一声叹息了。。。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