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杨镭会不会投开明关系呢?

2010/06/12
杨镭一会投资Ushi,一会做客若邻,看来是真看好人脉关系领域啊。

现在去当VC了,会不会投开明关系呢?http://www.kaiguanxi.net
开明就是个镭啊。杨总多考虑一下哈。

=============================
第25期(2010-06-07) 若邻网Wealink.com
序:人生就像是一本书,每一段对白都是人生的一个历练。或许是挫折、或许是斗志、或许是失落、或许是激情…..所以,每一句对白都会有它独特的理解,自然也就有另外一种的诠释。在人生的对话中,我们首先要学会自己先跟自己对话,所有的最真实的情感与体会都会在对话中流露出来。感悟生活,感悟人生,让我们一起倾听对话人生。—若邻
人物
198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获学士学位
1986年毕业于中国电力科学院研究生院,获硕士学位。

2003年出任掌上灵通公司CEO
2006年担任北极光创投的投资合伙人
2008年10月,创立领航资本投资公司
2009年3月,创立泰山天使投资公司 

若邻档案:
http://raymondyang_126com.wealink.com

公司
泰山是一个为中国高速发展中的处于“天使阶段”和“初创阶段”的企业提供投资的机构化的天使投资基金。它是2008年由著名的欧洲山友集团和中国成功企业家杨镭联合创立的。泰山把在欧美证明过的天使投资模式,充足的资本,先进的管理经验,多元的退出渠道引进到了中国,并结合中国市场的现状,创建中国天使投资领先性机构。 

网站:
http://www.taishan-invest.com/

 
听很多人意见,和少数人商量,一个人做主
——访泰山天使投资公司 创始合伙人杨镭
他是个天生耐不住寂寞,喜欢迎接挑战的人!
他是个喜欢“创业”的感觉,拥有锯齿形人生的“打工皇帝”!
在北极光创投,杨镭从一个优秀的创业者逐步转变成一个优秀的投资家。后来,加入了领航资本的创业团队。现在,他又和欧洲山友集团联合创立泰山天使投资公司…..
究竟他经历过哪些故事?一起来看这期的对话人生……
若邻:您被称为“中国短信之第一人”,第一个将短信技术带到了中国,又第一个将中国短信发向了华尔街,太传奇了,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杨镭:这个机会非常偶然,那是1995年,美国波士顿技术公司驻亚太区的副总裁找到我,希望我成立销售短信技术和语音信箱技术的STI公司,于是我从硅谷回到北京,短信技术就这样来到了中国。当时波士顿技术公司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是零,刚开始整整8个月时间一分钱收入也没有,那时候我也会怀疑自己做的这件事情到底对不对,你所做的这件事情会不会被别人接受,你这个产品会不会被市场接受。但是强大的销售能力能创造奇迹,我有这样的自信,我从没去过公司在美国的总部,仅有的,只是当初公司给的两张产品介绍。三年不到的时间就一跃成为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占有市场份额的70%,我当时重点把语音信箱卖给中国移动。“领先三步是先烈,领先一步是先进。”当时是“领先一步”,但是我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看准一个好的机会就会凭着直觉跳进去干。 

若邻:1999年,您的中国语音信箱和短信公司成功以后,你却急流勇退地回到硅谷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的又一次创业,网络情报公司做得非常成功,我们很好奇,后来的掌上灵通是怎么吸引您“重出江湖”的呢? 
杨镭:我一直深信中国的手机用户市场的发展以及短信息在无线增值领域里的机会,这会是一个大事业。我喜欢“创业”的感觉,因为很享受创业过程中的每一步,哪怕这个过程是很艰难、很痛、很折磨人的,但这是一种有血有肉的生活方式,充满激情和战斗力。我同时很喜欢在一个大的市场,大的机会面前去轰轰烈烈地做一些事。我当时就朦胧地感觉到这样一个大的机会,当然后来验证我的直觉是对的。 

若邻:到灵通您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杨镭:灵通当时条件特别艰苦,办公室是由仓库改装的,连窗户都没有,一楼是一家餐馆,所以经常有很大的老鼠沿着管道爬到办公室里来,有几次一只很大的老鼠从员工头顶的管道上失足掉下落到正在工作的员工桌子上,吓得女孩子们哇哇大叫。当时办公地方也有限,只有一间会议室被隔成两段,一间是小会议室,另一间是前任CEO办公室。我进去第一件事就是要求不设CEO办公室而是和大家在一起拼个桌子坐在外面。。 

若邻:这样的管理方式跟您在国外的事业经历有关吗? 
杨镭:是的,硅谷的经历给我这样的体会。当时灵通员工人也很少,几十个人。我要给大家树立一种信念,在公司困难的时候我进来,我要给大家一种感觉,是和大家同舟共济。另一方面我不让大家叫我‘杨总’,而叫‘Raymond’’,我不叫杨总,别的高管也就不好叫老总了,这样公司的文化更亲切了,我希望员工以公司为家,快乐工作,每天醒来都觉得很开心,上班见到自己的同事很高兴,这是一家热情、活力、充满激情的团队。 

若邻:作为企业家出身的投资人,您有怎样的感受呢? 
杨镭:回想做企业的那些日子,公司的CEO、创始人特别像一个将军或元帅,在战斗中有流血牺牲的时候、有被敌人包围的时候、有冲出重围的时候……让我有强烈的英雄感。而纯投资人更像诸葛亮那样的谋士。我刚做VC时还有些不习惯,但越深入了解,越感受到投资领域既需要有将军气质和风范,又要有谋士眼光和韬略的投资人。 看一些企业的时候,我会用谋士的眼光去分析,某些时候也会把自己设身处地想象成企业的CEO,帮助企业去解决一些实战的问题,具体决策的执行。这是因为我不仅有经营企业的经验,同时我激情的火从未熄灭。 另外一个层面,创业者也非常愿意跟我沟通,他们很多人都说,跟我交流的体验是在跟别的投资人那感受不到的,我看问题的角度和提出的问题很尖锐,这些是普通的资本财务层面不会去问到的问题,但在工作运行中‘很细节’却是非常关键的问题。我非常愿意跟创业者交流一些体会。 

若邻:您曾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CEO”、“世界尊敬的企业领袖”、 “首届华商领袖品牌人”等等,在您眼中,优秀的CEO需要有哪些素质呢? 
杨镭:这段时间我正好在总结,我的手机里记着几个要点,跟你分享一下。 首先是“激情”。“激情”是对一个行业的热爱,对一项事业的追求,有强烈的源动力,阻挡不了,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他要实现一个梦想,而不是简单的去实现单纯“成功”和物质上的追求。创业的人需要把自己的目标设定得比较高,我也曾经少年轻狂,但成功的人都有高的追求和目标。人有两种,一种是为梦想而工作的,一种是为金钱而工作。作为一个企业的带头人,如果你是一个追梦者,那么走近你的和你欣赏的人也一定是追求梦想的人。当一群追求梦想的人一起打拼,一定比单纯追求短期利益的人更能获得成功。我认为这是CEO的首要素质。 我的同行包括竞争对手公司的人,都很尊敬我,他们说虽然杨镭不是公司的原始创始人,但是确实是把公司当作自己的来做。不管是企业家还是创业家,当用这种精神对待企业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创业家,我最欢的一个词就是Entrepreneur(创业者)。这个词原意就是“把自己看作是事情的主人”。当一个领导者、员工把企业当作是自己的,那么他的热量、精神和才华就会施展得淋漓尽致。 第二点就是“人”。作为一名CEO,需要吸纳人才。灵通的成功某一方面是因为把行业内优秀的人才吸引了过来。有句话说得很好——“一流人招一流人,二流人招三流人。”CEO就应该有这样的胸怀,招到甚至比自己更优秀的人。我想起在硅谷创业的时候,我的投资人问我:“你觉得CEO应该有什么样的素质?’我回答了很多点。但他听了后告诉我说,其实就两件事:‘带来好人,带来钱。’很精辟。如果一个企业有好的人才,成功的概率和把握度就很高,而且优秀的人才能让CEO的工作非常顺利,管理的过程不但不累,还很愉快。很多青年的企业家面临这样的问题可能会问:我现在还是小公司,也付不起很高的工资,我怎么带来人才?那就看你愿意不愿意把你的股份拿出来给优秀的人才。让别人分享你的梦想,也是需要胸怀。员工也会观察企业领导每一个细微的行为,身体力行非常重要。我在灵通有个原则,所有办公室,会议室的窗户、门都是透明的,我要塑造的就是一种文化:没有秘密,很透明、很公开、很平等。领导力是员工在内心对你的尊敬,分享公司成功的梦想。有人说我是福将,做任何事成功概率比较大,但成功都不是偶然的,我相信就算不是做掌上灵通,做掌上蓝通、掌上天通都可以做上市。 第三点就是有“胸怀”。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CEO必须是一个圆圈里的圆心,不能有自己的偏私,不能有所谓“自己人”,公平公正很重要。当然你心里要非常了解你的员工。 创业家出身的CEO,都比较有个人的个性,有点非常重要,就是要学会当一个(Listener)即能听取别人的意见的人,不能自大自狂。“听很多人的意见,和少数人商量,一个人做主。”中国有的大企业的领导人在海外做上亿的兼并大项目,往往就他和身边几个人一商量就拍板决定了,我是绝对并不会那么干的。特别是资本上的大的动作,我一定跟很多人商量,我问问题的时候会问一个中性的问题,不会让对方猜出来我是怎么想,我要听的是真话,而不是对方去猜度着你的思维,说他认为你想听的话。接下来我会跟公司的高层商量,到最后在脑子里形成一道选择题,答案还是要自己去打勾。不能优柔寡断,不怕犯错误。有的小公司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它能快速地去尝试很多条道路,发现失败,又能快速地去修改。当它尝试了第五步,可能就发现海阔天空的机会,就成功了。 当然还有其它很重要的素质,一名CEO能够面对自己的错误,有与人沟通的能力,能打造一个互补型的团队等等。创业家都是比较自信的人,但也要充分知道自己弱点,能否清醒地认知自己,让团队成员发挥自己的专长。同时还有紧迫感等等,少花钱多办事。 

若邻:有什么有趣的管理理论跟大家分享的? 
杨镭:我有一个“学士、硕士、博士理论”,这三种学位对应公司三种职位:经理、总监、VP。学士生是由老师出题,同时老师帮他分析和解决问题;硕士生是由老师出题,但由他去分析并解决问题;博士是给自己出题,自己分析解决。映射到公司里如如果你是副总级别,你就应该有能力去发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不能把问答题丢给CEO,就算提问题也一定要是选择题。如是总监级的上级给了你任务,不给你解决方案你要有能力自己去解决。 

若邻:您是一个超级沟通的高手? 
杨镭:哈哈,是的。虽然我并不是一个特别爱讲话的人,也特别不愿意在大众面前讲话。公司规模小的时候,我会亲力亲为去沟通,公司规模大了,不能每个都亲自去沟通,在重大会议和年会上会发言,但还不是‘麦霸’,更多目的是把沟通的平台搭建起来,步兵点将,用自己的精神去制造影响力。在清华读书的时候,我是团支书,经常组织活动,例如一年一度的中秋节,我们会在圆明园开篝火晚会,组织大家唱歌跳舞,我自己特别不擅长唱和跳,但站在后边看着大家尽兴,活动成功,我会感到很满足。 

若邻:CEO找人才有两方面,一方面发现人才,一方面是把人才吸引过来,那伯乐是怎样炼成的呢? 
杨镭:这个跟经历有关,阅人无数后自然会一种慧眼。但是再好的人才,哪怕面试两个小时就做出完全正确的决策也是很难的。一方面是凭自己的直觉,另一方面我的感受是通过行业里朋友推荐的人才比猎头找来的要稳妥得多。朋友推荐的人首先就已经有一定的了解,口碑可信度高。第二点,当发现招错了人,特别是核心职位的人,也不要马上就放弃他,要尽快在第一时间帮他适应环境,解决问题,真诚坦率地跟他交流。但还不行的话也不要踌躇,立刻换人。 

若邻:什么样的项目让您感到兴奋? 
杨镭:它在一个很大的市场里,或者说潜在的大市场,做了一件别人没做到的事,它富有创新,而且市场马上有这样的需求。“me too”(拷贝)的项目我就不喜欢,比方分众传媒做得好,模式被复制到车库、理发店、洗手间、高尔夫球场……这类的拷贝模式我没兴趣。可能会挣钱,但就不是我期待的伟大的公司。 

若邻:曾经浓烈的“天使情结”,现在还有吗? 
杨镭:当然啦!泰山天使是我的情结,我的使命。我要感受创业,我用另外一种方式在完成我对创业的那种激情。天使投资就像收藏古玩的爱好一样,是我业余时间最喜欢从事的事情。我跟古董、瓷器投资商陶醉于收藏一样痴迷于天使创投。我爱好去看各种早期的、有潜质、有创意的小公司和项目,我能看到很多让我兴奋的事。 

若邻:请问您对若邻网的看法? 
杨镭:我觉得很好,我用linkedin,很期待中国有linkedin这样的网站,人群定位很清楚,是非常有前途的。

如果你想认识raymond,请点这里,查看他的若邻档案。
分享你的故事和人生感悟,请点这里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