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草原所思

2010/08/16
 草原所思

 

作者:曹志士 
日期:2010-8-16 
联系方式:Anewczs@gmail.com
http://www.kaiguanxi.net

  7月30日-8月1日,我以一个伪fans的身份参加张北草原音乐节,动机其实是去草原骑马驰骋纵横了结心愿(去过秦皇岛看海纳百川,去过太行山看壁立千仞),同时换个场景深思决策(很多事情要看到本质才好决策),顺便释放发泄一下压力(不用担心草原的绿地像台球桌的绿色桌布一样敲破了要赔)。(这个周日一位清华计算机博士生从香港带了本Alain de Botton的《The Art of Travel》送给我,知心啊,要命的是英文原版的,幸好大学时的英语功底还在。)
  第一天周五,晚上10点到了现场,飘着细雨,匆忙中领了同车一哥们的通票赶着进去听到了老狼的几首歌,想起校园时光,哥也清纯过;然后才摸黑搭帐篷,恰好和刚才卖我票的哥们碰上了,于是成了邻居。一聊,他内蒙古的,也是做技术的,六七年了,也想创业,这个好,关系先养着,人才先储着;观察发现来去的专车都有他在督促,说明为人很负责,有组织能力。路上累,晚上冷,睡得很沉,幸好帐篷不漏雨。
  第二天周六,阴天,醒来很早,冷醒的。于是进行之先安排的深思(详见《Into the Wild决策》),帐外雨霖铃,没有“墟里上孤烟”,没有人喧马嘶。躺在帐篷里,想,百年之后,马革裹尸,躺在坟墓里的感觉应该如此吧,只是那时不能思考、没有生机了。那时坟头长满了草,或者压根就没坟头了,只是一马平川,人这堆蛋白质也被花花草草当作营养吸收掉了。“一岁一枯荣”,“花飞花谢”,林妹妹不知道找到了香丘没有。来世间走一遭,都是一堆蛋白质的积淀,尘归尘,土归土特立独行的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比《百年孤独》还悠久、比“千里无鸡鸣”还广袤、你不懂滴的那种太空寂寥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唱尽了心中悲凉”。中午同车另一大哥领我去吃了碗热的方便面,打了个蛋,加包榨菜,十块!一打听,张北几十天没下雨了,这次可是下对了,凉快啊。大哥全家三口都来了,他儿子还在北京市的建模大赛中得过奖。小伙子的童年比我的丰富多彩。下午冒雨在白舞台、黑舞台、花舞台三舞台之间来回穿梭,看场面看热闹,又摇又滚,渐渐地被同化了。晚上去DJ舞台,人不多,站到台中央你就是主唱,蹦跶到边上了你就是观众,够2.0。十来个张家口市的兵哥们在尽情欢庆他们的建军节,出尽了风头;两个高个子老外也时不时被推上去,谁说“物离乡贵,人离乡贱”?另外有一位美女玩得很high,看得出来是真的心花怒放了(画外音:“我收获快乐,也收获折磨。”——郑钧《怒放》);还有一位穿着很雅的美女,从一开始在旁边轻轻踢踏到后来竟然主动拉同伴去转圈,可想美女的内心也按耐不住了,更见音乐等娱乐活动有力量迅速打入一个人的内心,更别说潜移默化了。现场的气氛很热烈,今天对音乐尤其是重金属、摇滚、DJ等有了新认识,以前觉得喜欢这种音乐的人很古怪、有点不可思议,现在都有点崇拜那些穿古怪衣服、理古怪发型的人了。建议奔三的(和那些已经开始奔四的)同届人去听听音乐会(不一定是此类摇滚啥的,还可以是歌剧、喷泉音乐等),会减少你的“正在变老”罪恶感(“我已经长大了,我正在变老。”——《这个杀手不太冷》),抓紧享受年轻激情。怎样才不枉费青春呢?闯闯事业吧,比如加盟开明关系。什么叫生命力?荷尔蒙其实是生机。原创:有倾斜才有四季,无六欲便无生机。晚上捡起手机,发现两个未接来电,投资人的,回拨过去得知是某位从BAT出来的大佬在找我这方向的项目,如果这大佬投资,他就跟投!这可比去年李开复找这个方向晚了至少半年啊,当时我是不看好创新工场的孵化器模式,如今看豌豆夹,据说有人反馈也不咋滴,没新意,看来我那个决策也没错。李开复做创新工场还是职业经理人的思路,他自己都坦诚了人生路子走反了:先当教师,再当职业经理人,后搞创新工场,图了个先易后难。一个职业经理人,一个创业者,我更佩服后者,也更倾向于要曾经创业成功过的人的投资,比如那个BAT的大佬,比如杨镭。这大佬的动作比杨镭的泰山天使投资优士网信息公开也晚了一季度,当时也有不少投资人受杨镭刺激蜂拥跟风地在找人脉关系这个方向,有几个曾经联系过的投资人也突然主动搭讪上来了,果然是邵亦波说的那样:投资人是群居的动物。被投资人问多了团队,这次我想透了,军队、乐队、球队,都是团队团队其实可以划分成两种概念:一种是核心团队,也就是说合伙创始人,是拿股份领生活费的,要求技能互补、性格互补,这种团队成员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嗯,阿瓦也感觉到Co-founder可遇不可求另一种是通常意义上的团队,没有创始人身份和地位的,但拿期权领高薪水的,是长在核心团队这个树根上的树枝树叶,作用是添枝加叶,过冬时少不了要落叶归根。至于花朵嘛,是产品;果实嘛,是盈利;投资人,顶多是浇水的;用户,就是在树上蹭痒的、庇荫的、筑巢的、嚼叶子的、吸花粉的、捡果子的、打洞的、甚至是撒尿的(我可是把梁公军先生的树论扩充到位了哈)。可以说创业期是老板在给员工打工(这话我以前也不信),也就是说是核心团队在侍养常义团队。开明关系正在结束种子期,给天使打开的机会窗开始慢慢关闭了,错过了的天使表怪牛爷不给你发财机会,话说如今很多天使尽是在想着干VC的勾当,都巴不得等到用户几十万了甚至有收入了才进来,也不想想当年宝宝树一开始就拿到了VC经纬中国的投资,人家打心里就没指望天使。(画外音:“我曾经忍耐,我如此等待。”——郑钧《灰姑娘》)至于想升官发财的奔三奔四的同届人,开明关系现在开始长树枝了,加入得早的话,也许就成树干了。有句话叫着“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将来寻死路”,算命先生也会抓住受众心理说句迷糊话“三十岁时你的命没到,四十岁时你的运没转,五十岁时你的一切就好了”,你真以为五十时就时运到来了升官发财?呵,算命先生是怕影响生意才没明说,我来挑明吧:五十岁时你就习惯了平庸!(画外音:“我不能偷,也不能抢!”——何勇《姑娘漂亮》)心动不如行动,哥们,再不闯闯你就真老了!白了少年头躺在坟头长满了草的坟墓里才发现白朐过隙一生白过了。补充一句开明关系目前得到的专家反馈:“新颖、模式好、爆发力强”,就连搜狗输入法之父马占凯大哥都坦言有两次冲动点击了预购开明关系的增值服务,今年中国男子节也就是8月8号立秋的最后一小时我是和马大哥一起度过的,他在电话那头,我在电话这头,通起来的就是关系。(下一篇会讲解关系原理
  第三天周日,放晴,生命力恢复得够快,醒来也早。上午和内蒙古哥们一起去骑马,一到马场,马主人围上来要提供马(做客户多爽啊),说好了35元骑一小时,不到40分钟人家就想拉你下来,还想把你钱包里的零钱都取过去。(投资人给你钱要你股份,其实也一样的心理?)马主人不愿给你鞭子抽他的马儿,头一圈还可以,后来就悠悠得摆来摆去,甚至到边上找树荫去,有旁边的马儿跑过才给你点面子装着跑一跑,这马儿懂主人心思啊!催着拿到了鞭子之后,这厮竟然好像生气了,故意乱跑,真给了几鞭子,马儿上道了、跑快了。整个过程差不多一节课,颠得我肚子难受,不得要领不会马术,导致屁股骑伤了,心得收益是:手里必须有鞭子才能激励马儿,公司治理也必须如此,管理者要有威慑力才能制人。很多人会说,你没经验,把管理权给别人更好,问题是:谁第一次骑马就很得要领?人家就不愿意为你能力成长买单,不愿意你来慢慢摸索。别人看你和你的项目,比你自己看自己和自己的项目,总会低估的。这现象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别人不如你自己对自己尽职。再加上投资人不如创业者有耐心,大多是孩子还没成年就送出去打工,这还算好,人家起码没把你孩子当猪来看。所以我只稀释小股份,项目只有自己own才成!瞧瞧互联网行业里的那些公司吧,稀释掉大股份的,不死也活不好。这时又有人说了,不要太贪了,你学习一下马云吧。我会嗤之以鼻,你怎么不瞧瞧马化腾李彦宏?更多的是团队占大股份!不要拿“有的”说事,做事不是做学问,不是用“有的”来反证就行的!现实点吧,用点脑子,我说的你可以不信,那就请听听奥修:“不要抛弃金钱,要抛弃一直想钱的头脑。”同样,不要抛弃控制权,要抛弃一直想控制权的头脑。80%的人经过思想斗争就轻易放弃了控制权,19%的人经过明争暗斗之后照样放弃了,只有1%的人坚持了并做到了把握着控制权,然后被99%的人称为偏执狂,但是他们成功了!比如Facebook的创始人Mark,人家Bill Gates上亿才买他那么一点股份,99%的人是想象不到的,但他成功做到了,于是大家崇拜他。再比如乔布斯,即使被赶出来,再进去花了10年照样使得苹果市值如今超过微软。再比如希特勒,虽然在99%的人眼里他最终败了(更多原因是立场和他不同,也就是“屁股决定脑袋”),但还是不得不赞叹当时把法国佬逼回那俩耻辱的车厢(瞧瞧世界杯中德国队的表现就佩服德国的国民性)。再比如朱棣,本想好好活着,但被逼反,当年建议小皇帝削藩的大臣们都他妈的窝囊去了,拽的是敢于灭了方孝孺十族并且又做到了,瞧你嘴硬!造反自立有何不好?!独裁专制又有何不好?!只要能让大家好好活着!对,好好活着就是我的理想,既是最高纲领,也是最低纲领(详见我的《自我采访》),甚至还自造了一幅不押韵的对联,上联:开明靠谱不摆架子;下联:低调稳健好好活着;横批:开明关系下午晒太阳,就这半天晒了,结果回来掉皮到今天。很多观众用水枪洒水,我的DV也被泼到了,于是也把多余的矿泉水泼了出去,原来泼水也过瘾啊!
  稳健:从0到1,到2,到10,再到100。
  没有一个因素能保证你创业成功。
    • 创新?当年抓虾比鲜果早起步,更有资格往自己脸上贴金,如今呢? 
    • 产品?当年海内比豆瓣晚起步,但是产品做得比豆瓣好,现在呢?
    • 运营?开心火得一塌糊涂,大家跟着鼓吹,现在开始走衰了……
    • 团队?很多牛逼哄哄的大佬(尤其是评论写得很到位的大佬,“他们自己可以说煎蛋煮蛋炒蛋等怎样怎样,但就是不会下蛋”——红衣大炮说的话很逗),照样经不起现实考验!
    • 市场?人脉关系的市场很好,若邻做了那么多年,还是一副病怏怏的臃肿样子。
  如果非要归结于一个因素,我很中意自己提出的“头心力”。
 

===========================
偷换概念的事情,太多了,一不经意就骗过了你的逻辑,这需要头心力之头脑。
 
文字限制了人的思维,因为任何一事物都不是文字或者媒体能描述得完备的。 
发现自己需要读很多书,因为其中有很多古今中外的智慧,我现在没有站在他们的肩膀上。但是经验多了,并不全是好事,这是对很多自认为经验丰富的人的警戒。但是我不后悔读少了或者读晚了,因为,即使以前读了,也不如现在带着需要读而去读来得理解深刻,不然很可能是为了读而读,就跟读大学读研读博一样。
 
最近和査立査哥一样读起唐诗来了,自己还偶尔翻看《红楼梦》,经典的就是值得品味啊,能陶冶情操
但是思想的芦苇比起大自然来,那力量就太微弱了,虽然《孙子》早教导过地势篇,但舟曲还是被哀悼。
 
===========================
猴子问题
什么是猴子问题?百度去~李彦宏的空间名称是“你要找的正在找你”,我怎么感觉这名称更适合开明关系而不是百度啊?
我现在很烦别人问我猴子问题,尤其是跟公司相关的,不管是不是真地跟问者所说的“表示关心”而已那样,我都很反感,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除了问题很泛之外,还因为他跟公司没利害关系,我费一番口舌说了他也帮不了公司什么忙,反而有可能把商业机密泄露出去,回头我还很可能要替他的嘴风不严擦屁股料理后事。——当年我也问过PPLive两位联席CEO猴子问题,现在我明白了他们的苦衷。而且我现在明白了很多人并不是摆架子不跟你对话,真的是很不方便,以前我认为“不方便”是托词。
其实问者可以换个角度想想,自己能做出什么贡献?别耽误我一通时间费了一番口舌(创业公司最宝贵的资源是创业者的时间精力和人脉关系),米倒是撒出去了,鸡却不曾见一只!所以我通常会了解一下对方究竟有没有做贡献的可能性。有了贡献,合作空间总会有的。
 
===========================
发现自己两年前错过了两个发财机会:
一是谭晨辉帮主推荐我去校内的创始人王慧文的公司,现在他们的淘房网收入很火爆,在西二旗租了一套300平的别墅,投资人求爷爷百奶奶地登门拜访求着他:“火总,给个发财机会吧……”
另一是王慧文火总推荐我去田智行大哥的网游公司,当时收入就很好,现在他们成了火得一塌糊涂的Zynga中国分部。
 
现在同样有几个投资机会摆在我面前,选择多了,很头大。
而各位看官,你的选择则很简单,来或者不来跟我一块创业?我的建议是赶快弃暗投开明!
 
===========================
很荣幸被邀请到CTO俱乐部做嘉宾。
CTO俱乐部第27期活动报名-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机会与企业融资法律风险
http://cto.csdn.net/Hot_Discuss.aspx?Name=admin&pointid=3712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